您的位置:主页 > www.74660.com > 呼和浩特:一笔蹊跷的农民工工资

呼和浩特:一笔蹊跷的农民工工资

发布日期:2021-09-27 12:21   来源:未知   阅读:

  又到岁末年终,辛苦了一年的农民工能否按时拿到薪水,是上至中央下至地方各级政府都非常关心的问题。

  据呼和浩特市政府网站2015年12月底上传的信息载明:“截至目前,呼市清欠办成立以来共清理农民工工资13.45亿元,涉及56819人。”

  然而,来自四川的宋元祥近日向《民生周刊》记者表示,他与朋友合伙于2014年在呼和浩特市回民区承包的工程,被开发商“恶意欠薪”已达一年之久,“现在仍有30多名工人留滞在呼市,估计今年春节还是回不了家。”

  2014年4月,鄂尔多斯市蒙川劳务有限公司项目经理宋元祥与合伙人古永华经朋友介绍,在呼市回民区与北京日盛达建筑集团内蒙古分公司签订了工程劳务承包合同。

  双方约定,承建方日盛达公司将尖峰房地产开发公司开发的水岸新巢项目1、2号楼的主体建设工程,分包给宋、古二人。

  宋元祥说,他们是在接手该工程之后,才得知水岸新巢的承建方曾经易主,“日盛达公司之前的承建方是二十二冶,附近的居民都知道这个楼盘拖了多年未竣工,里面有很多问题。”

  但是考虑到水岸新巢与附近的某回迁房项目的开发企业同为尖峰公司,“既然能承揽政府项目,相信这家当地的开发商信誉应该不差,蒙川公司继续正常施工。”

  按照宋元祥提供的地址,《民生周刊》记者来到位于回民区大庆路与果园西路交会处的水岸新巢项目部。记者从售楼人员那里了解到,该项目共有8栋高层、1栋小高层复式住宅楼,目前仅有1、2号楼具备交房条件。

  “1、2号楼是我们负责建设的,可是尖峰公司和日盛达公司在工程后期不支付工程款,并且将我们全部工人赶了出来。”宋元祥说他们应得的全部工程款大概为1700万元,但是截至目前,他们仅收到600余万元,而且其中有608万为拖欠农民工工资款。

  《民生周刊》记者翻看宋元祥手中的工程劳务承包合同发现,其中并未涉及关于工人工资的相关条款,所有合同价款都以工程量为计算标准。

  对此,宋元祥认为,这是尖峰公司使用的一种手段,前期收到的款项宋元祥一方都是以农民工工资名义写入收据。“这样尖峰公司就避免了拖欠农民工工资的责任,至于拖欠的工程款,政府职能部门就管不着了。”

  宋元祥的合伙人古永华回想,当初签收的608万元并非一次性打款,但是每次写收据都是由对方提供现成的收据模板,“收条上都注明款项为工人工资,不这样写对方不同意。”

  即便如此,依据已完成的工程量计算,农民工工资仍有数百万元未结清,在多次讨要无果后,宋元祥和古永华将尖峰地产和日盛达公司拖欠工资问题反映到回民区劳动监察大队。

  按照宋、古二人的说法,欠薪问题被劳动监察部门受理后,他们的诉求并未得到解决,反而使自己陷入尴尬境地。

  《民生周刊》记者在呼和浩特市政府网站的书记信箱栏目中看到,作为经办单位的回民区委员会已对此事明确回复:“经查看相关材料后,认定该项目全部农民工工资额为964万元,开发企业前期已支付劳务方农民工工资608万元,其中,劳务方挪用215万元,实际发放至农民工手中393万元。”

  对于官方认定的挪用说法,宋、古均表示很委屈。“我们共收取600余万元,一部分钱必须要购买建筑材料,否则会影响工程进度。”宋元祥说,“人工工资其实远不止官方认定的964万元,但即便如此,608万之外的工资目前依然未被结清。”

  对于宋提出的问题,呼市政府网站有回复。呼市信访局曾决定“由开发企业出资156万元,承建方出资150万元,劳务方出资50万元,共计356万元用于支付农民工工资;劳务方所挪用215万元农民工工资款,由其自行筹措支付。”

  回复中同时明确表示,此后尖峰地产和日盛达公司先后共合计支付农民工工资305.5万元,解决了部分班组农民工工资问题,“至此,该项目共计支付劳务方农民工工资913.5万元,占总工资额的94.7%。但劳务方因挪用的215万元及市信访局会议要求其支付的50万元,共合计265万元资金无法到位,致使无法支付剩余部分农民工工资。”

  宋元祥表示,尖峰地产和日盛达后期所支付的工资款并未经过宋、古二人,而是直接交到了部分班组长手中,据其了解,所偿还金额仅有200余万元。他们曾向劳动部门提出查看上述305.5万元的支付凭证,但劳动部门始终未向其出示。

  “自己的钱要来要去,自己却成了拖欠工资的无德一方。”宋元祥认为,作为“裁判员”的劳动监察部门在此过程中没有依法秉公处理,最终导致农民工工资目前仍然被“恶意拖欠”。香港正版四不象生肖图u

  不过,马帅对《民生周刊》记者表示,关于水岸新巢的欠薪问题属于机密内容,无法透露。

  对于该工程1、2号楼的相关问题,马帅表示,该案件已经处理完结。“开发商和承建方已经结清工人工资,目前古永华一方仍有拖欠。”关于尖峰地产支付的具体数额及支付凭证,马帅表示,内容涉及机密,不便多说。

  马帅告诉《民生周刊》记者,他很同情古永华的遭遇,他认为双方签订的工程劳务承包合同的内容让古永华很吃亏,并建议记者去了解一下水岸新巢的项目,“这个工程很复杂。”

  在尖峰地产,多名工作人员均表示从未拖欠过工人工资,但是同样拒绝向记者提供工资支付凭证。“劳动监察大队可以证明这个问题,政府部门是不会骗人的。”一位女性工作人员说。

  “开发商说结清了工资,却拿不出凭证;劳动部门说案件已处理完结,却拿不出执法依据。”宋元祥说,他们如今已无路可走。他认为,呼市政府网站公布的已清理的工资金额和涉及人数是包括他们的,“问题没有解决,却被纳入已解决范围就是在弄虚作假。”

  至于马帅所说水岸新巢项目很复杂的说法,或许从该工程项目部旁边的一家小卖部老板口中可以窥探一二:“差不多天天有人来这里要账,工程队换了一茬又一茬,不换的话钱从哪来?”(《民生周刊》记者:郭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分隔线----------------------------